【蔺靖】半世(ABO)20

梁皇的事蔺晨终究瞒住了,梅长苏听说后也没表情,只是一声淡淡地“知道了”,继续看书。

倒是太医院传来好消息,新晋太子妃特别争气,刚入宫没多久就有了身孕,金陵城上下一片喜气。中书令家知道这事有猫腻,本来战战兢兢,后来梅长苏上访了一次,柳家吃了定心丸,对着一票道贺的群臣从容许多。

反倒是东宫门可罗雀,之前撺掇嫁娶的群臣见太子妃有喜,心里多少有些失落,加上萧景琰最近脾气不好,除了几个耿直的大臣一如往常外,清净了许多。

萧景琰知道自己有了身子,起初很是开心,日子久了想到日后诸多善后,心中一阵惆怅。蔺晨见他终日闷闷不乐若有所思,更不好把梁皇的事情告诉他,寻了个空日和梅长苏商议半日,总算梳理出了一点眉目。

不日金陵城的李林便接到献州急报,说是献王密谋勾结大渝国,还打算伙同献州驻军一同起事。

如此叛国大罪李林不敢怠慢,急忙启奏朝廷,全朝哗然,誉王的事情刚平息没多久,献王搞这么一出岂非自寻死路?

梁皇更是气得直翻白眼,当场命李林派人把这不成器的败家子捉拿回京。李林得令后,命人快马加鞭前往献州,发现献王府早已人去楼空,赶紧命人四处通缉。

直到天泉山庄新庄主卓青遥飞鸽传书,李林才知道要不是天泉山庄出手相助,献王的小命早就没了踪影。卓青遥知道献王遇刺绝非普通暗杀,亲自把他护送回了京城,被蔡荃接手压在天牢。

献王谋逆非同小可,刑部尚书蔡荃呈上奏章要求三司会审,本来合情合理的要求却被梁皇硬生生压了下来,非要早已形同废弃的玄镜司出手。蔡荃一再上书都被梁皇拂了去,加上言侯出使北燕尚未返还,朝堂之上大理寺一副不愿掺和的样子,蔡荃颇为无奈。

他本想让太子出面,但沈追对他分析了一番利弊,刑部尚书深知此事若让太子出手,依梁皇的性子肯定更要大肆打压,还不如另寻它途。

萧景琰自己也知道献王谋逆一案事有蹊跷,他本想出手相助,但蔺晨和梅长苏轮番劝了好几轮,他只得生生压住怒火,遣夏冬暗中帮助蔡荃收集证据。

蔺晨看到一手导演的献王谋逆走到这边境地,深知想要再瞒住萧景琰已是不可能,心中颇为苦恼。

梅长苏见他长吁短叹,心里不忍,两人合计半天,想了个折衷的办法。


第二天蔺晨早早在东宫里守着萧景琰,最近除了献王一案之外,大家都等着过年,没人有心思在此时掀起波澜,就连工部尚书要求在江左开渠的帖子,都自己压到了开春后再奏。萧景琰见大伙忙活着过节,体贴地早早散了议会,带着战英回了东宫。

东宫门口战英远远看见蔺晨的白色身影,心知他与太子关系匪浅,骑驴下坡说自己家中有事把空间留给两人。

萧景琰看着战英急忙跑开身影,有些好笑,转头却迎上蔺晨笑盈盈的目光,心中一暖。

琅琊阁主从身后掏出一件狐裘,献宝一般披在太子身上,嘴上也不停数落着太子:“大冷天穿得这么少,着凉了怎么办?”

萧景琰拢了拢身上的狐裘,看着蔺晨笑道:“先生穿得比我还少,怎不说说自己?”

蔺晨转了一圈,满意看着一身狐裘把身姿衬托得更加卓绝的太子,才道“本阁主什么人?这点寒气还不放在眼里。”

萧景琰习惯了蔺晨的自大,懒得附和,自己慢慢走入宫门,却被蔺晨一把拉住。

“先别急着回去,陪我去个地方!”

说着,也不顾大庭广众,拉着太子就往街上走去,太子身后的侍从早已习惯这番架势,个个老神在在跟在后头。

此时正值年前,百姓们都在忙着置办年货,街上熙熙攘攘,蔺晨带着萧景琰转了几个街角,在一架马车前停下,身后的侍卫早就被甩的不知所踪。

太子疑惑这琅琊阁主究竟葫芦里卖得什么药,只见马车掀起车帘,梅长苏裹在雪白的狐裘中淡淡地看着两人。

“小殊?”

梅长苏见到萧景琰,轻笑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上车啊!”

太子心里虽有顾虑,还是乖乖上了车,梅长苏一个人坐在车中,手里拿着本册子,身边空了个位置,显然是给他准备的。

萧景琰看了看梅长苏,犹豫片刻坐到了他身旁:“小殊,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梅长苏放下手中册子,顺手摸了摸萧景琰身上的狐裘:“蔺少阁主送的?”

太子脸红的点点头。

梅长苏又道:“最近身体不好,阁主在京郊寻了个温泉,说是对身体有好处,我想你最近事务也安排得差不多,要不同去?”

这哪是征求意见?萧景琰腹诽,但想到小殊主动邀请,心下已然应了七八分。

梅长苏见太子没有反对,轻轻敲了敲车门,车夫听到车内号令,缓缓驶了起来。

行到城郊,梅长苏又让一直跟在车后的黎刚前往东宫报信,说太子夜宿苏宅不回宫了,让萧景琰彻底放心。


梅长苏见萧景琰坐在车中颇为无趣,主动和他商谈起朝中政务,虽然最近朝中没有大事,但一些琐事的处理上,江左梅郎的独特见解让萧景琰茅塞顿开,而且梅长苏故意在聊天间或提及梁皇,为今晚详谈埋下伏笔。

太子许久不曾这样摒除阶级酣畅淋漓的讨论政务,两人不觉聊了一路,要不是蔺晨等不及掀起车帘,恐怕萧景琰未曾察觉马车已停下许久。

蔺晨揭开车帘,好奇地探头道:“聊什么这么开心?”

萧景琰越过蔺晨,看到身后甄平、晏大夫早已恭候,心中不免赞赏蔺晨的细心。等到下车的时候发现战英也在一边候着,有些诧异。

蔺晨见状走到战英旁边,拍着战英肩膀道:“列将军不放心,黎刚说破了嘴皮也不顶用,非要跟过来,腿长在他身上,我也拦不住啊……”

战英听罢对着萧景琰行了一礼请罪,太子想到是战英担心自己安危,也就随他去,只是吩咐蔺晨给列将军找间上房。

梅长苏最后下车,被山中冷风刺得哆嗦,众人见状急忙引人入屋。

屋中飞流早已备好火炉,正一脸不开心地端坐在室中,最近梅长苏好生吩咐过他学规矩,上次挨了打后自是不敢怠慢。

战英自刺杀事件后,是知道飞流顶替太子妃一事,见怪不怪。

但蔺晨却按捺不住,逮着飞流“太子妃”叫个不停,少年见梅长苏在侧不敢造次,只能把脸鼓得像个包子,负气撇头不理人。

萧景琰实在看不下去,拉着蔺晨劝慰了几句,琅琊阁主这才安生下来。

梅长苏见飞流可怜,主动解围询问如何泡温泉,只见蔺晨笑得奸诈,心知自己肯定没好果子吃。

果不其然,蔺晨拉着梅长苏七转八弯到了一泉眼处,只见温泉水早就被满满的药材盖住,四周弥漫着一股药香。

梅长苏指着温泉皱眉问道:“你这是让我泡温泉呢?还是熬人参?”

琅琊阁主拢着袖子,看着梅长苏坏笑:“横竖你都来了,还不赶紧脱衣服下去?”

“你(大爷)!”

萧景琰听到屋中吵闹,好奇的跟过来,被一阵药香熏得胸中翻腾,捂着嘴干呕起来。

跟在身后的战英赶紧扶住,眼里满是关切,热切看着蔺晨道:“太子殿下最近老是呕吐,战英还望蔺先生看看殿下……身体是否抱恙?”

这回,轮到梅长苏坏笑看着蔺晨尴尬的说不出话来。

to be contiue

评论(46)
热度(299)

© 捂脸的小马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