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凌李】另一个天堂(ABO)04

与凌远的待遇不同,作为警察局长的儿子,李熏然虽然身上带了别人的味道,却没有一个警员敢去问这是怎么回事,毕竟在他们的认知里,李熏然是属于简瑶的,虽然简瑶是个Beta,但小夫妻的事情,特别是这种敏感话题,他们也不方便插嘴。

于是一上午下来,小警察在各个科室里转悠个遍,也不见有人嚼舌根。

倒是中午去薄靳言那里拿资料的时候,他打量了李熏然好半天,最后选择懒得多事,把资料丢给小警察后又躲回研究室里捣鼓高科技。

最重要下午抓捕,李熏然以防万一,临走前又给自己补了针抑制剂,所幸没出啥乱子,薄靳言的推断非常精准,一队警员守株待兔,把在逃几月的犯人压在偏僻的小饭馆里,总算大石落地。

总队长为免去写报告的痛苦,主动担任起押送犯人的重任,让身为副队的李熏然回局子里报告。

回去的路上小警察路过医院,想起凌远早上那番话,颇有些担忧,于是在写报告的间隙预约了B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科室检查——没办法,谁让他们的定点医保单位是那儿!再加上从小到大他有什么毛病,都是走家属医保看的第一医院,心里总有些莫名安全感。


去医院的路上,李熏然在心中默默祈祷,千万别遇到凌远。

毕竟人家是大院长,还是牛逼Alpha,去omega科室的几率……应该小到可以忽略吧?

事实也正如李熏然所料,一整套检查做完,他连凌远的衣角都没见到,科室主任虽然对他做个检查还要口罩帽子把自己遮得滴水不漏腹诽,也懒得多说什么,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只是吩咐了他隔三天去取报告便打发走了。

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,直到——

“先生……”

李熏然迈着欢快步伐,还没走出院门,一个清脆的女声叫住了他。

“您的钱包掉了……”

小警察警觉的摸摸自己口袋,裤兜里鼓鼓的,是自己用了好几年的钱包,当初还是生日时讨简瑶要的。

“我钱包没掉啊……”

说着,李熏然掏出自己的钱包晃了晃,只见面前清秀的女医生有些尴尬,但还是走到自己面前,想再次证实:“可是……这个钱包是我从你身后捡到的……真不是你的?”

李熏然笑道:“我这做警察的,钱包掉了还能不知道?要不这样,你把钱包给我,我交到附近的派出所去。”

本想助人为乐,但女医生明显警戒起来,李熏然想到自己再怎么说不能对不起身上的警徽,摘下帽子和口罩,把警官证掏出来,递到医生面前:“我真是警察,你要信得过我,就把钱包给我。”

女医生将信将疑,拿着警官证看了半天,才把钱包交出去,末了还千叮万嘱一定要找到失主,跟着李熏然一路走到医院门口,一路念叨,好像钱包是她丢的一样。李熏然哑然,还是礼貌应和着。

“熏然……警官,您可一定要找到失主啊!”

都过了马路,还能听见医生的叮嘱,小警察很无奈。

只是如果他听到了下面一句话,估计会更无奈——“那里面可有我一个月的饭钱和身份证啊……”


没错,钱包确实不是李熏然的,它是郁宁馨从李晨那里要来的礼物……

作为一个omega,虽然她本职是外科医生,但偶尔也会去omega科室帮忙,毕竟有些神经过敏的omega对Beta医生都拒诊,所以全院上下的Omega,每个人都有这项额外的工作。

郁宁馨与李熏然擦肩而过时,被他身上凌远味道呛了一口,这熟悉的味道让郁宁馨心中警笛大作,于是她才想了这么一个蹩脚借口,也亏得李熏然是警察,否则这场闹剧怎么收场都不知道。

有了姓名,加上又出现在医院,在韦三牛的帮助下,两人很快把小警察的根底全摸清了。

韦天舒拿着李熏然的病例兴奋得手舞足蹈,找了个空挡拉着李睿,三个人开起了小会。

“我说,这简直是天赐姻缘呐!”韦天舒拿着李熏然的X光照片感慨:“未标记!omega!警察!苗红根正!多适合我们老凌!”

李睿忍住心中白眼,摸着眼角道:“你可别给人乱配,万一他们两没啥呢?万一郁宁馨闻错了呢?”

见李睿质疑,郁宁馨急忙辩解自己闻了一路,绝对不会错,惹来李睿又一阵叹气,看着已经开始为凌远规划婚后生活的三牛,内心叹道——胳膊肘往外拐,这姑娘咋这么没眼力界呢?!她难道没看出来三牛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思……

郁宁馨其实不是没看到李睿的眼色,但她一个omega,医院里那些流言蜚语她不是没感觉,要是能把院长大人嫁出去还她清白,她干嘛不顺水推舟一下?

想罢,郁宁馨从怀中抽出一份检查,递给韦天舒:“他来医院是做检查的,我托科室熟人把他检查给要了过来,上面说病人经常性使用抑制剂,有些生理紊乱……”

听到分析病例,李睿来了精神,抽过郁宁馨手中的报告,逐字看下去,越看眉头越紧。

剩下两人看出不对劲,心里有些着急,又不敢催李睿,只等他解释。

“真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!”看完最后一页,李睿有些忿忿:“仗着年轻一直打抑制剂……也不怕以后不孕不育!”

韦天舒看着李睿,计上心头:“哎,李睿,我有一计,既能让这种混账病人乖乖听话,又能让老凌焕发第二春,我们要不要试试?”

李睿斜眼扬眉看着韦天舒:“哦?”

见吊起了李医生的胃口,韦天舒向他摇了摇食指:“但是我们需要一个人帮忙……”

郁宁馨听着有戏,也凑了过来,三个人躲在角落合计了起来。


一周后

李熏然一向很忙,而且忙起来就常常忘了自己的事。

要不是医院催他过来拿报告,他怕是早忘了自己做过体检这茬。本来觉得就一体检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从第三天开始,每天医院都来一个夺命Call,问是不是有什么问题,电话里也不说,就是一个劲让他来医院,搞得李熏然莫名紧张了起来。

莫不是自己身体真出了什么事?

想到这里,小警察也顾不上什么凌远什么院长什么419,周一一大早就告半天假,心急如焚跑来医院。

领报告的医生一听他叫李熏然,也不急着拿报告给他,反而让他去了一见科室里等着,吓得李熏然在门诊室里坐立不安。

一看到医生进屋,急忙站起来迎上去:“医生,我……没事吧?”

秦少白拿着病例冷冷看着李熏然:“你觉得呢?滥用抑制剂……你真把自己当超级英雄?”

这一质问,小警察更慌了,颤颤巍巍坐下,真诚地看着秦少白道:“那……还有救么?”

秦少白心里真想棒揍一顿小警察,年纪不大就这么毁身体,拿抑制剂当饭吃,真是……唉,要不是这样,她也不会答应韦天舒这个盲流,帮他们这个忙……

“你要是再这么下去,不孕不育都是小事……”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李熏然,秦少白把韦天舒教给她的说辞向小警察缓缓道来——

经常使用抑制剂会导致松果体病变,影响的不仅是人的睡眠和食欲,还会导致智商衰退提前进入老年痴呆。而且松果体的位置在脑深处,引发病变的话,手术成功率低不说,还可能引发脑内其他地方的传染性变异,更有可能导致脑癌。

只见李熏然的脸色变了几变,嘴唇更是抖个不停,看到这种胡说八道的理论,居然还有人信,秦少白忽然有些不忍心。

“那……怎么办?”

“我的建议是,停用抑制剂,最好连缓解剂都不用,顺其自然,定期做复查。”

“不用抑制剂,也不用缓解剂,那发情期怎么办……?”

秦少白抿嘴:“……顺其自然……”

“医生你说明白点好吗?”

秦少白继续抿嘴:“顺其自然的意思就是……找一个性伴侣帮你解决生理寻求……”

“呃……”

秦少白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:“最好是Alpha,完成标记之后……情况应该会……好转……”

这回轮到李熏然抿嘴:“有其他方法……没有?”

“……没有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to be contiue

回家完全没有时间更新啊……不是应付亲戚就是应付亲戚……好不容易肥来了……

评论(17)
热度(309)

© 捂脸的小马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