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凌李】另一个天堂(ABO)07

之前几次交流,两人对对方情况都有了比较深的了解,很多时候富二代起个头打算引领话题,最后往往变成了凌远和李熏然之间的对话。

医生和警察天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,比如之前让凌远非常头疼的药贩子的问题,李熏然就以警察的智慧出了主意,让院长茅塞顿开;又或者一谈起来就让医生们唉声叹气的医闹,李熏然也教会了凌远对付他们的偏方……警察虽然无法解决有些民事纠纷,但对那些刁民的心里也是摸得一清二楚,这让成天与政府官员虚以为蛇的凌远非常受用,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当然,凌远也投桃报李,把一些出警时容易遇到的刀伤、钝器伤害的紧急治疗方法传授给了李熏然……

一顿饭下来两人吃得津津有味,倒是让一旁善于经济学厚黑学哲学古典文学的店长毫无用武之地。

最后听到李熏然向凌远讨教怎么应付小刀伤和砍刀伤时,文雅的富二代直接没了胃口,翻着白眼不停看表,见两人越聊越兴起,终于受不了直接插话赶人……

 

李熏然经过这顿饭之后,对凌远好感大幅度提升,可惜好景不长,当他拿着报告走进7楼办公室时,才发现作为朋友的凌远,和作为医生的凌远,根本就是两个人!

凌院长拿着报告,逐条告诉李熏然每条检查结果所代表的含义,掺杂着一大推医学名词和专业术语,三十分钟的详细分析下来,小警察觉得自己啥都没听懂,只是知道如果自己再使用抑制剂的话,不仅身体器官,染色体都会受到污染,生不出孩子还算小事,有非常大的可能,废了老大劲生出来的孩子是畸形……

“凌远……院长……你没骗我吧?”看着报告书的封底,李熏然颤颤巍巍地抬头望着凌远,看见凌远肯定的眼神后顿时感觉眼前一黑:“我怎么感觉比上次结果……还严重?”

听到这话,凌远可不乐意了,他费尽口舌逐条解释,比起三牛的那套“松果体”理论可严谨多了!

“我……书读的少你不要骗我……你……不是肝胆科专家么……”李熏然咽了口吐沫,在挑战凌远的权威性,和自身的健康上,默默地选择了后者:“你对Omega的生理也很熟……?”

凌远斜眼看着脸色寡白的小警察,不明白他到底在抖什么,但还是表现出最大的亲善态度道:“我除了有肝胆科的医疗执照外,Omega科也考过执照,只是不常用而已。:

说着,从抽屉的死角翻出一本崭新的小册子递给李熏然:“这是我的Omega执照。”

虽然不明白为什么院长还有空考这种偏门执照,小警察看了一眼还是把执照还给凌远,又吞了口水道:“那……像我这种情况,还能治么……?”

凌远沉默了一下,凑到李熏然面前,一本正经道:“能,就是以后别用抑制剂了,我给你再开几幅稳定激素的药,隔个三五年应该就好了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那和之前的诊断一毛钱区别也没有啊!李熏然瞬间欲哭无泪,还以为机器修好了结果也会不一样……唉……

“嘿!就是因为你这种态度,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,你看看!”说着,拿起报告翻到其中一页,指着一堆英文和曲线给李熏然看:“你的Omega激素是普通水平线的二分之一都不到!”

完全看不懂的李熏然,只能干瞪着眼挨训,乖乖附和着。

训着训着,看着李熏然委屈的眼神,凌远觉得自己有点过分,咳嗽了两声安慰道:“不过你的工作岗位我也理解,但以后可不许这样了。”

见李熏然还是无精打采,心里一悸,起身摸摸小警察的脑袋:“只要按时吃药,过个三五年基本就没有问题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的时候,能用缓解剂吗?”

“不能用,那个同样会影响你的激素平衡性。”

李熏然耷拉着脑袋,不让他用抑制剂,也不能用缓解剂,也就是说……唯一度过生理期的解决途径,还是得找个Alpha……

他抬头看着眼前衣装革履的凌院长,心里正在挣扎。

自己先入为主的概念,他觉得既然和凌远解决过一次需求,还很和谐,那做生不如做熟,何况凌远熟悉他的毛病省了沟通成本,加上身家清白,人模狗样的,他也不亏。

只是,这种“以后我发情可以找你419吗”的话,他实在说不出口啊!

凌远被他看得有些脸红,咳嗽着掩饰,心里也是虚得紧,按照古代规矩,他把人第一次给夺了,怎么说也得负起Alpha的责任啊!

但,那种“以后如果你不方便可以找我,我保证不会对你做出越轨(呸,已经做过越轨)的事!”的语言,不是他凌远能说得出口的啊……

办公室的气氛,变得有些飘忽了起来……

直到小警察发现一股热流从自己鼻子喷涌而出:“卧槽,又流鼻血了!”

凌远见状,急忙拿起纸巾堵住李熏然的鼻子,然后扶他仰头靠在办公室后面的长沙发上,又从不远处的净水机用手绢沾湿了冰水敷在额头。

李熏然倒是不以为然,这一周他几乎每天都流鼻血,早就习惯了,反而安慰在一旁忙前忙后的凌远:“没事,一会儿就好,也不知道怎么搞得,最近老流鼻血……”

凌远本想以医生的角度说说他,但想到之前他萎靡的样子,还是忍住嘴,只是又拿了一块手帕沾上冷水给他擦脖颈降温。

手帕附上李熏然脖颈时,他蹭到了对方的腺体,沾染着自己气味的手帕摩擦了几下,凌远感觉到那里开始有些发热,并开始散发出诱惑人心的甜腻香味,惹得身上的荷尔蒙一阵悸动。

凌远急忙缩回手,转头看着李熏然,发现他正闭着眼睛,嘴里有一下没一下地吞吐着气息,看样子似乎不怎么舒服。

to be contiue

日更的结果就是,文章质量感觉有点下滑……

大家先凑合看看吧~

PS:上一篇大家的关注点都是“大张伟”,好忧桑……我只是觉得那首歌的歌词很符合他两当下的情况 QAQ

评论(14)
热度(257)

© 捂脸的小马甲 | Powered by LOFTER